Lifeline 【中毒摸鱼】 泰勒x你

lo主最近嗑生命线嗑得根本停不下来【吐血】

总而言之,玩儿了泰勒小天使这么久好不容易通关了,不来一发#泰勒x你#简直对不起这个游戏模式和情节设计啊!【呸我只是给虐狗魂爆发找借口】

这辈子都没写过这种文【捂脸遁】

假装自己有更文。下周不去更花街组我就上吊【没人信你!】

那还是那句话,大家食用愉快!

*enjoy your time with taylor!

*有游戏流程及情节透露慎入

————————————————————————————

     【喂喂?】

     【有人能收到吗?】

       某一天你突然收到了这样的信息。

       然后你不得不在一分钟之内接受了自己正在与一个坠毁在某个谁知道多少亿光年以外的不知名星球上的一个年轻人交谈这个事实。他说他叫泰勒,而你是他眼下唯一能够联系到的人——毫不夸张的说,全宇宙。

      不过他很容易就说服你了,不是吗?

      于是很快你惊讶地发觉,即使身处于“蛮荒中间最荒的地方”,对方也依旧看上去没心没肺地满嘴跑火车,讲段子逗你开心,即使他才是身处于险境的那个人。真是没有自觉,你瞪着屏幕撇撇嘴,却丝毫没办法因为对方表面的轻松自在而松懈下来。

       因为明明只是相识几分钟,你却已经决定一定要倾尽自己所能,让他活下去。

      

       【好了,我要向南前进了。看来要走到黑烟至少要花一个钟头呢。换成公制是多长时间,你自己算吧。】

       【我到那儿就通知你。】

           -泰勒繁忙-

          他头一次断掉联系,你慌了。来回看了几遍屏幕上的字,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好吧,那就来算时间解闷儿好了。于是你只好在原地默默地等待,祈祷着通讯器那一头没有发生什么不测,等待着他的简讯伴着“哔”的一声亮起来——即使那沉默有时是几分钟,有时会维持好几个小时。


        【好了,我要回小飞船去了。累成狗,侃不动了。到哪里之前我先把通讯器关了。】

        【“不!不要!”我听到你抗议了。】

        【你是不是觉得,没了我这奇葩的人品和精彩的解说,你一个钟头都撑不下去啦?】

        【我看........】

         你来不及在他说完话之前反驳,对方已经切断了通讯。你哭笑不得地瞪着屏幕上“泰勒繁忙”的字样,过了一会儿却默默捂住了通红的脸。

        他总是一语中的。


         即使在自己身上没有发生泰勒遇到的惊心动魄的事情,也不代表生活会风调雨顺吧?

         不知道怎样与他人交流,感到无法被别人理解。明明身处于地球,却感觉自己也被隔离在另外一颗蛮荒的星球上面,无论怎样努力也没法和任何人取得联系。

       然而一个偶然,微弱的信号那头你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让你头一次觉得,自己并不是孤单的。他将自己的脆弱隐藏在笑脸之后传达给你,无条件的信任你,将每一个关乎到自己性命的选择都托付给你。

       明明你们之间相隔着远到你永远无法抵达的距离,却感觉紧贴在同一颗寂静的星球上一样。你帮助他的同时,他也帮助着你。


        通向山峰里的那个洞穴让你感到非常不舒服。

        当泰勒添油加醋地向你形容那洞口究竟有多么可怕的时候,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自己是不是将他推进了一个致命的陷阱里去。

        “快离开那里。”你开始试着阻止他,可这一回他没有听从你。

         他说那洞穴里不止他一个人。

        “你疯了,别进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徒劳地攥紧了双手。

        如果他死在这里,你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现在我明白了。它等着我,我也在等着它。】

        【它通过嘴进入体内,那些爪印也是这样来的。】

        【我只要放松就好。】

        【微笑。】

         他头一次显得这么绝望。你从来没有见过他疲倦的样子。你觉得他就要走了,那个被你支持的同时也支持着你的朋友,而你却辜负了他。

       该死,别愣着。你的颤抖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却徒劳地想要让他回心转意,至少拼死抵抗一番。

       “不!抗争一下啊!”

      【我......不行......】

       你感到自己已经快要控制不住泪水。你几乎要丢下通讯器,不去接收到他放弃的讯息,好像那样就可以逃离似的。

       “哔”的一声再次响起,你条件反射地看了过去。

      【哎呦,我的妈呀!我在做!什!么!?】

        你的眼睛眨了眨,亮了起来。

      【我刚意识到:“它是通过嘴巴钻进体内的!”】

      【那......绿口水。那早晨可怕的味道。哦,天啊!】

      【那种玩意儿曾……】

       他接着自己的嚷嚷,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你笑了起来,眼泪却抑制不住地向下流淌。

        你没有害死他。泰勒回来了。


        你明明一直都在等待那一刻,心里却无法赶到全然的快乐。

      【我挺过来了。】

      【如果没有你,我是不会走到今天的。】

      【所以.....谢谢你。衷心谢谢你。】

       你预感到了结尾降临的脚步声,鼓起勇气想要说点什么。

       “喂......泰勒,我——”

      【希望未来更加光明。】

      【这里是士官生泰勒,原属瓦利亚号,通话结束。】

        没有俏皮的笑话,几乎是果断的,他结束了通话。

        这回的标示不再是“泰勒繁忙”,而是“连接结束”。

        结束了。通讯器那头的人,在回家的路上了。

        可笑的是,没有了遥不可及的距离,当你们身处于同一颗星球的时候,当你终于有可能触碰到他的时候,你却明白彼此永远都不会再取得联系了。

       但他改变了你。你开始像他一样笑着生活,用阳光迎接生活的坎坷。你的朋友越来越多,却仍旧经常想到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熟悉的陌生人,奢望着他会不会也偶尔想起你。

       直到某一个你都忘了日子的情人节,打开邮箱,第一封跳出来的邮件吸引了你的注意。

       熟悉的界面,绿色的链接通讯。

      一捧大大的像素玫瑰,像是上个世纪的搞笑剪贴画一样。

     【Will you be my Valentine?】

      署名不能再让你熟悉了。

      他总能带来奇迹,不是吗?

      

      亲爱的泰勒,我一直在等你。


————————————————————————————

之前玩到最后那里真的以为泰勒要死了马丹qwq

最后居然玩出了好的结局我差点开心的哭出来x



评论 ( 13 )
热度 ( 57 )

© 弃疗的日常起名无力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