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纹章骑士与失去双翼的龙 P2 【詹乔】

原耽的好处就是ooc也没人知道【摊手
仍旧那么渣,但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龙?”对方怔了怔,攥在一起的手指不经意地搓了几下,片刻后发觉詹姆斯仍旧在盯着他,这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请问您也是骑士吗。”
“也?”因为对方并未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而皱起眉,詹姆斯有些困惑地问道。
“最近的确有几个骑士模样的人经过,都问过同样的话。”年轻人笑着眨了眨眼睛,斜视着天空好像在回忆什么,“您也是来寻龙的吗。”
“是。”
对方没有说话,从那张雕塑般的脸孔上看不出什么波澜来。他好似陷进自己的另一个梦境里去了,詹姆斯不得不轻咳一声礼貌地催促对方:“请问,您听说过这里有关于龙的传言吗?”
那人的确是像被惊醒一样,很随性地挑起一边的眉毛。
“这里倒是没有。但是前两天从西边的镇子上来了一个人,扬言说那里的森林里有龙吃掉了迷路的旅人。”
詹姆斯将信将疑地点点头,扬起了缰绳:“那就不麻烦了,谢谢您的帮助。有缘再会。”刚要走,对方两三步赶上来再次扯住了马缰,惹得坐骑几乎有些夸张地扬起头来。他很惊讶地挑起眉毛。
“还有什么事吗?”
“您要去西边的镇子吗?”
“是又怎样。”
“您知道去那里的路吗?”
“不知道,但我可以问。”他直直盯着对方的脸,而后者却并没有丝毫不自在的表现。
“我可以给您指路,因为我也正要去那里。”他看着骑士有些疑惑的神情,颇是无辜地耸了耸肩膀,一只手拍了拍软皮革制的马鞍边缘,丝毫没有人们提出请求时常有的踌躇神情,“今天想要抵达那里毕竟远了些,我们可以在大概五英里外的村子里借宿,骑马去那里并不远。”
詹姆斯这才明白了对方的言外之意。若是换做从前他定然不会将坐骑的脚力浪费在这样一个奇怪的陌生人身上。但是他对自己身上所谓的“使命”并没有兴趣,他不急着去什么地方,也就不介意自己耽搁上些许时间。况且对于这个年轻人,以及对方身上带有的那种独特的骄傲却又讨喜的气质让他不自觉地想去了解一番。于是他没说什么,毫无戒心地腾出一只握着缰绳的手,将那个人拉上马背来,他的马很是不满地发出沉重的鼻息声。
那人这才带着那种奇怪的口音很是直爽地道了声谢。
“对亏了您,不然还得走上两天呢。”不用回头看詹姆斯也能感受到对方坐的很稳,他几乎可以感受那个金色的脑袋越过自己的肩膀审视脸颊轮廓的视线,他像是个贵族一样整理满是补丁的衣领时手臂的侧面轻轻碰到自己的后背,惊人的炙热隔着两层衣料也能穿透过来。他在心里暗暗奇怪,对方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我是乔,还没请教您的姓名。”
“詹姆斯。”他简短地回答,然后两个人很默契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有的时候乔会有意无意地提起关于天气以及景色的评论,然后顺口问上几句关于黑发骑士无关紧要的问题。后者时常用十分简短的句子回答,金发同伴也只得再评论几句就放任沉默继续下去。

黄昏时分他们便抵达了那个大概只有一百来户的小村子。无需多问便能得到那里唯一一处旅店的所在。双层的木制建筑很矮小,表面看上去饱受风雨侵蚀,而内部的陈设虽然简单的稍显寒酸,却精心装潢地很是整洁。
詹姆斯牵着高大坐骑的缰绳,将疲倦的黑马安顿在仅有的两间马厩中的一间里。乔靠在矮门旁覆盖着青苔的木柱上看着他熟练地将一切安排妥当。
“你的侍从在哪里?”他忽然开口问道。
“我没有侍从。”詹姆斯没有转头,很是平淡地回答。那缕头发再次垂了下来,在脸上投下一片安静的阴影。乔抱着修长的双臂盯着那片小小的阴影,好像试着从中探索着什么。
“那可真奇怪,”他扯起石刻般的嘴角,像个疑惑的孩子,“你应该有一个的。”黑头发的稍年长者转过头看着他,嘴唇微微张开着,那双带着对于某些鲜少遇到事物的疑惑兴致在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而金发的青年权当这是对于他进一步阐明自己观点的邀请。
“每个骑士都有一个侍从。”他自信地宣布道。
那双张开的唇瓣之间飘过一丝很轻的笑声,詹姆斯低下头去锁上马厩门上的挂锁,那片阴影再次垂在了詹姆斯的眼角。乔没有得到他所期望的答案,并不介意地摆弄着自己圆润的指尖,直到对方示意才和他一起并肩走进旅店低矮的门里。
房间的价钱很公道,他们各自出钱(詹姆斯的钱袋稳妥的系紧在腰带上,而乔却是从破旧裤子的口袋里摸出了几枚沾着泥土的硬币)。这样的季节很少有人经过这里,两人非常乐意被安排在相对的两个单人间里。此时他们面对面坐在大厅里低矮的长凳上,用着简单的晚餐。麦酒很便宜,但是他们决定平摊熏鸭肉的价钱。整个狭小的厅堂里除了他们,只有上了年纪的店主在一旁擦着已经带上了裂痕的盘子。廉价的酒精让他们有些过头地精神起来,最终打破了横亘在两人之间最后的一丝尴尬和沉默。
“所以你对龙到底了解多少?”乔用手肘支撑着自己,夹在几根手指之间的酒杯里泛黄的液体随着他说话时肩膀的抖动看上去有些惊险地晃动着。他深色的眉毛高高地扬起来,更显得那双绸缎一样的蓝眼睛明亮的吓人。然而他眼角皮肤下有些难以察觉的红色氤氲却是对那些想要与他做上一番严肃交谈的人的最好警示。
“实话说,一点都没有。”另一个人外表上丝毫没有微醺的样子,但是眼神却逐渐失了焦距。他用手指顶着轮廓分明的下巴,指尖微微泛起了白色。
“你真是太奇怪了,”前者的肩膀随着他的笑声剧烈地抖动了两下,“竟然就这样面对一个你一无所知的生物。”
詹姆斯连自己都不知道答案。他拒绝思考这些有关于忠诚和荣耀的问题——酒精死死地封上了那条艰难的道路。他轻哼一声,让眼神落在对方的脸上:“那你都知道些什么?”
乔露出一丝狡黠的表情。他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但后来詹姆斯才发现那表情时常是无意识的,当他得意的时候,眯起的眼睛里就会闪露出这种光亮。
“我知道很多。比你想象地要多的多。”他低下金色的脑袋,带着一丝炙热凑近了骑士的脸,“你可以随便问我——作为这趟旅程的报酬。”
詹姆斯越发觉得自己的脸庞因为饮料和眼前人身上惊人的温度而越发灼热了,他的声音变得轻柔而低沉:“那你告诉我,所谓的龙究竟是怎样的?”
乔放下酒杯,没有想很久便再次开口:“其实 ‘所谓的龙’大抵不过是被大理石一样的鳞甲包裹,浑身滚烫的庞然大物罢了。”他抬起两跟手指制止了正欲开口的黑发男人,“但它们并不总是维持这个形态——我是说,整天拖着这么大一个热乎乎的身体可不容易。它们能化身成任何一种生物。可以是兔子,松鼠或者狐狸;有时候是鸟儿,而有时候是人。自从它们学会了变成人,就会渐渐脱离龙的身份,最终会消失在任何一个不知名的村庄里……听起来不怎么有趣,但却是我知道的事实。”
“难道它们就没有害人之心?”
“让我告诉你吧,这个版本可有趣多了,”站在房间另一端的店主粗声粗气地打断,两人同时转过头去,“我听说过的龙变成人的唯一目的就是引诱那些追寻它们的旅人上钩,然后带进森林深处吃掉。”他意味深长地盯着詹姆斯,“寻龙的骑士,你可要小心。它们并非人类。用人类的感情来对待龙是最危险而又愚蠢的。”
他的话像是寒冬的冰霜,詹姆斯猛然清醒了几分。他转回头去看向乔,对方就像是吃下了苦栗一般,没有反驳却端起酒杯闷头喝了一大口。他望向年迈壮实的男人,稍稍点了一下头,语气中有一丝夹带着火焰的淡漠。
“那真是谢谢您了。只不过我相信我能照顾好自己。”
“那真是再好不过。”那人含混地念叨着,把抹布甩进水桶里,“既然明天就要上路,您和您的朋友应该休息了。”
沾满污渍的布料在浑浊的水里旋转了两圈,慢悠悠地沉了下去。

第二天正午时分,他们抵达了那个镇子。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6 )

© 弃疗的日常起名无力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