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福利

赶在我这里的十二点前发了出来,所以还算是情人节的福利吧w
这回是@仓鼠的点梗,金钱组金钱组金钱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才是好孩子~ 
仍旧是bug扯到飞起,ooc有

正文分割线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猛然惊醒,阿尔弗雷德·F·琼斯发觉仍旧是凌晨。看了一眼手表(这手表是他很久以前的生日礼物,表盘已经破碎不堪。幸好是老式上弦来发动的,直到现在也还能用),短暂的睡眠还不到三个小时。他深吸一口气沿着冰冷的墙根坐起来,侧耳听了听,楼下并没有传来什么异响。侧过头,枪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随手捡来用来防身的铁棍也靠在一旁,他虽本就自信自己生存的能力和运气,却还是感到安心了几分。昨晚他把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地锁在了这栋小公寓的最顶层,独自一人过夜让他谨慎的有些神经质。也不知道今天是猴年马月了,他想,和同伴分道扬镳之后就再也没见过活人,他也不是有耐心去一天一天记着日子的人。毕竟这年头兴许下一秒就是死,记得那么清楚有什么意义。
 让自己清醒了一下,他翻开自己的腰包,明明知道结果却还是禁不住骂了一声娘一一看来今天是没有早餐了,阿尔弗雷德讽刺地笑了一声,他现在最不想做的就是逛超市。市中心对于幸存者来说就像是个宝矿般诱人,但却是个死亡的陷阱。那里是活死人的巢穴,走错一步你就可以置身地狱。两周前就预测到今天的窘境,他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同伴吵架以至于对方找了个理由跟自己分了手。
 数了数剩下的子弹,他把手枪别在皮带上,棍子着握在手里随时防身。没有费心去仔细探查门外的情况,他直接翻出窗子从防火梯滑了下去。着陆时发出的轻响转瞬即逝,街道上空旷冷清的让人害怕,简直让人相信这就是一座死寂的空城。幸运的是他原来来过这个地方,记得半个街区后的市中心就有一家巨大的连锁超市。
 徒步在这种地方晃荡简直就是送死的行为,他自嘲道,谁知道下个拐角有什么。
 结果下一个拐角,他在极度的恐惧之中闪过“比起自嘲,叫自己乌鸦嘴更贴切一些”的念头。
 丧尸。转角后的街上,极目之处全部都挤满了丧尸。几秒的沉寂,当他在内心大吼了一声“fuck”扭头狂奔之后成群的活死人像是上了发条一般拥挤着像自己冲来。这回歇菜了,他听着身后不知疲倦逼近的脚步声,慌乱中迷失了方向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巷子,两三步跑到了尽头,一张腐烂了一半的脸下一秒就出现在巷口。他掏出手枪瞄准,心想着白受了这么久的罪,结果还是死了。
 “砰”的一声枪响,逼近的丧尸脑袋被射了个对穿,应声倒地。他惊异地抬起头,手指还未扣下扳机。
 “楼下的傻逼,你背后有个梯子。”流利的中式英语,阿尔弗雷德惊讶地转过头,才发现自己在慌乱中遗漏了锈得几乎和墙融为一体的梯子。“快他妈上去,我掩护你。”又是一声枪响,几滴腥臭的血溅到了他的眼角。他毫不犹豫地跃上竖梯,腐朽金属的声音让两人都不禁沉默。一只冰冷的手紧紧抓住他的脚踝,枪声再次想起,像是催促他。于是他向上一跃,手堪堪够到梯子的顶级。螺丝钉松动的声音清晰可闻,丧尸已经开始试着攀上梯子。
 “琼斯!跳!”对面楼层的窗户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着十分不合身卫衣和牛仔裤的长发亚洲人单脚踏在窗框上,手里端着一把看起来颇新的步枪。
 这不公平,满身泥土的阿尔弗雷德抽了抽嘴角,在另一双腐烂的手触及他之前奋力蹬了出去,几秒后身子狠狠撞在墙上几乎立刻开始向下坠落-----紧接着一双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胳膊,有些费力地将他扯了上去。
 “咱们走楼顶。”本来要走却被阿尔弗雷德一把拽住,小个子的黄种人转过头白了身后高大的美/国人一眼。
 “真他妈是你啊,王耀!”从金发男子的音调里听不出是惊叹,兴奋还是抱怨,反正在另一个人眼中“他们西方人”说话全是一个调子。说着他就伸手去摸那杆枪,结果手被一把拍开。“你别念我名字,”王耀抱紧了手里的武器从腰间掏出来一把轻型手枪抛给对方,有些嫌弃的看着他流利地接住上膛,“神他妈难听。”
 “你哪里搞来这么多军火。”踹开防火门阳光直直射进视线,王耀短暂地眯起眼睛:“我去抢劫了枪支店啊,应对世界末日难道不是一个国家枪支合法化的唯一意义吗。”阿尔弗雷德再次抽起了嘴角,很轻松地跃过两栋低矮建筑楼顶之间狭小的间隔,“上次你不是义正严辞地跟我说要去找别的幸存者么,难道你觉得市中心的机会更大?”他避开了话题飞快的反击。防火门后很快出现了丧尸,在对方反应之前抬起手枪一个点射解决了敌人,阿尔弗雷德沉下脸掩饰住心中的得意之情,以体现自己还未原谅对方抛弃自己的行为。
 “我当然不觉得任何可以幸存下来的家伙会像你这么傻。”对方用两颗擦着他脸颊而过的子弹回敬,从门后出现的第二个丧尸应声倒地,“我从一天前就跟着你了,要不然你真以为自己运气能这么好?”
 “不过一天前?”阿尔弗雷德愣了愣,中国人这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你本来真的是要进城的?”王耀只顾大步往前走没说话,片刻之后美/国人恍然大悟似的大笑起来,“别告诉我你也没补给了。我还当你帐算的门儿清呢。”
 “当然算得清。大爷我就是受不了跟你一块儿。”
 阿尔弗雷德反而“噗嗤”地笑出了声,吊儿郎当地哄他:“随你吧,我可是道过歉了。既然你算得清,那现在怎么办?”
 对方沉默片刻耸耸肩。
 “握好了你的枪,下楼梯,然后出门。”过了一会他补充了一句,“别死了,你这狗娘养的还欠我钱。”
 之前走了一段时间,这栋楼下的丧尸已经不多了。他打了个手势,美国人很默契地一脚踹开防火门,死尸嘶哑的哀嚎声还没传出来,王耀已经冲进楼梯口端枪扫射起来。
 “That's it,my dear.”阿尔弗雷德不禁大笑了起来,抬起枪跟了上去,“ Let's do some shopping first.”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9 )

© 弃疗的日常起名无力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