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页的纸被折得很厉害,而且看上去沾满了污渍,似乎还有水滴在画纸上,将铅笔的痕迹洇开小小的一块。

印象里,梅斯洛斯和梅格罗尔只吵过一次架。这并不是说他们的意见从来没有分歧,那种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但是他们总会用商议这种和平的方式解决,而吵架,埃尔隆德只见过这样一次。
他不记得两个人是为什么吵起来的,只记得自己偷偷躲在门口,而屋子里争执的声音过了许久都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他从来没有见过梅格罗尔气成这个样子,印象里养父永远都是温和的样子,就是被他和埃尔洛斯惹得烦了也就是沉下脸来轻声责备两句。更何况对于梅斯洛斯,他看上去总是妥协和忍让的。梅格罗尔是个歌者,可那个时候他的声音就像是被火灼烧过一般嘶哑。
而那是他头一次对梅斯洛斯产生敬畏之外的感情。红发精灵比他的兄弟高了不止一头,双眼就像剃刀一般锐利又不留情面。在埃尔隆德眼中,他就像一个暴怒的魔鬼,他甚至几次以为梅斯洛斯会拔剑向梅格罗尔挥砍下去。不论事情是怎样,那时的埃尔隆德坚定的认为,一定不是梅格罗尔的错。睿智又温和的养父是不会犯错的。因此这样对待那个他的人,埃尔隆德无论如何也不肯去原谅。
过了很久房间里才沉寂下去。之后他跑去找梅格罗尔,后者坐在庭院旁的台阶上,苍白的手撑着额头,双眼遮盖在细碎的黑发下面。埃尔隆德确信他醒着,也知道自己坐在了他的身边,但是却没有和以往那样说些可以使埃尔隆德感到安慰的话语。他不记得自己坐了多久,梅格罗尔又是何时才离开的。但是直到最后养父都没有抬头。
夜晚来临,星星却没有升上天空。埃尔洛斯已经睡下了,他的兄弟却缩在被子里涂抹着今天争执的画面,以及梅格罗尔沉默的侧影。或许养父这一次是需要安慰的,他突然感到后悔。于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几滴水从眼角滑落,滴在了还沾着铅屑的画纸上,将眼前的一切洇的一片朦胧。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大概下一次小希望会告诉大家,小领主是怎样原谅大梅的w

评论 ( 4 )
热度 ( 78 )
  1. 才华横溢的手术刀弃疗的日常起名无力患者 转载了此图片

© 弃疗的日常起名无力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