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拟一个关于龙的设定……

他看见前面的树下靠着一个人。
他拉起冷火灼烧过的破旧兜帽——一直拉到眼睛下面,几乎遮住圆润的鼻尖——踩着几乎不会发出声响的龙皮靴子滑过去。
当正好可以将那个影子定格在视线之内时,他猛然停止了脚步,兜帽阴影下的深褐色眼睛猛然睁大,鬓角的小辫子向前不安的晃了几下,发间的彩色玻璃互相磕碰,发出几乎不可闻的撞击声。
但那是一个伊思里昂,一个【弑龙者】。他们有龙的耳朵,这种声音足以将他们吵醒。
但也许不会弄醒这一个。
因为他全身都被血染红了。

他走过去,很谨慎的绕到看起来已经折断的那条手臂那一侧,从而确保不会被偷袭,同时更加确信这是个该死的伊思里昂,而且至少是巴菲扎特,他左臂上缠绕的金线展示着他屠龙的战绩——那细细的金线至少在精壮白皙的胳膊上绕了三十圈。
他很想拔出钢石剑一一那是唯一可以对付龙的金属一一狠狠插进这家伙的胸口。
也许伊思里昂们会这么干,但他们不会。至少他不会。况且这个家伙还活着,虽然他的半面身体都被撕裂了。不管谁干的,他心想,我都为他喝彩。
他从腰上解下可以垫在龙背上的皮毛毡子,很小心的绕过狰狞的伤口,昏迷中的人闷哼了一声,皱起了眉毛。“该死的,闭嘴。”他嘶哑的咒骂了一句,将那人甩回地上,拔出钢石剑,将那一头属于伊思里昂的蓬松柔软如绸缎的白金头发齐耳割了个干净。
至少总算有件事能让我解解气,他想。

评论 ( 8 )
热度 ( 8 )

© 弃疗的日常起名无力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